财新传媒
环科 > 要闻 > 正文

美癌症中心三名华人教授是违规被开除的么?

2019年04月22日 12:0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因担忧中国正在试图偷走美国科学家的研究,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医学中心最近“赶走”了三名华人科学家
随着4月19日《科学》、《休斯顿纪事报》等媒体的报道,位于美国休斯顿的MD安德森癌症医学中心陷入了舆论漩涡,几位声称被“开除”的华人科学家似乎成了近一年来“严打”行动的牺牲品。图/视觉中国

  作品来源:《知识分子》(微信公号:The-Intellectual)

  撰文 | 邸利会

  编辑 | 小毛

  “对不起,我不能再多讲了,对不起。” 道歉声后,通话也随之终止。

  随着4月19日《科学》、《休斯顿纪事报》等媒体的报道,位于美国休斯顿的MD安德森癌症医学中心(下称“MD安德森”)陷入了舆论漩涡,几位声称被“开除”的华人科学家似乎成了近一年来“严打”行动的牺牲品。

  在报道中,不少媒体用了赶走(oust)或者开除(fire)这样的字眼,这暗示,几位华人是做错了什么而遭到了校方的惩罚。在《科学》、《休斯顿纪事报》的报道中,还进一步交代了有关这一事件的大量背景,包括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在去年向该中心发了多次通知,此后该中心开始调查并得到FBI协助,并发现,仅MD安德森就有至少5名教授级别的雇员被怀疑在工作中未及时报告来自国外的收入或与美国利益冲突的行为。

  不过,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4月20日,《知识分子》接触到了曾在MD安德森工作多年的华人科学家,提供了不同的说法。

  “MD安德森讲的开除了三名教授的事是扭曲了事实。” 不愿意具名的教授A说。

  具体而言,他说的“扭曲”,包含了几个层面:

  首先,华人的科学家离开并不是从今天才开始,而是2017年;其次,这些华人科学家的离开并不是因为做错什么而遭校方开除;第三,《科学》和《休斯顿纪事报》的报道受到了MD安德森的误导。

  A的看法得到了另外一名知情人士B的佐证。B的身份得到了本刊确认。

  A和B都特别提到,2017年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时间点。

  “MD安德森依然需要回答很多问题。比如,《科学》杂志的文章指出了其中一个,为什么在2017年12月时,MD安德森已经将NIH名单上的至少一名雇员解雇了?这个时间是在NIH发出信好几个月之前,而且仅仅是在FBI进入到MD安德森众多网络账户仅仅一周之后。” B说。

  A告诉《知识分子》,实际上,从2017年开始,MD安德森已经有至少20名华人科学家陆续离开,其中至少有10位从中国来的资深研究者或者行政官员被行政解职(administrative leave),或者被退休,以及情愿或者不情愿地辞职。

  “就我所知,他们没有一个人是被炒掉的。解雇一个终身教授需要很多程序,甚至没有正式控告,怎么可能有解雇?” A说。

  A告诉《知识分子》,MD安德森对一些人进行了一年多的调查后,没有证据对任何人提起任何官方的诉讼。“我却真切地觉得,他们中的一些人有很足的(证据)应该和MD安德森打官司。” 他说。

  “如果某个研究者违反了法律,那么根据法律这个研究者应该被起诉;如果某个研究者违反了行政规定,那么根据行政规定,这个人应该受到处分,但有的华人研究者被行政解职一年多,没有受到任何正式的上诉指控。MD安德森的这种做法和Baylor(贝勒医学院,同在休斯顿)差别很大,而且和这个国家其他机构的做法也很不同。” B说。

  根据《休斯顿纪事报》的报道,贝勒医学院也收到了NIH要求调查的来函,其中标记了4名华人科学家,但贝勒医学院的官员表示,这些科学家大多数没有恪守NIH的政策,但其违规行为并不严重。贝勒医学院“没有开除任何人”(did not fire any),而是教育自己的员工,以确保他们在未来披露并充分描述与外国的合作。

  不过,虽然经历了长达一年多的调查,20多位华人被迫离开MD安德森,但没有人选择起诉该机构。

  为什么不起诉?A教授有些无奈地告诉本刊,MD安德森是州政府机构,相当于德州的“左膀右臂”,如果MD安德森被告,会得到州政府的支持,而一般的教授是没有相应的财力去进行起诉的。

  B还认为,《科学》等媒体有“开除”(fire)或“赶走”(oust)这样的说法,同时也是受到了MD安德森的“误导”——

  “用赶走或者革职或许不能正确地描述在MD安德森发生的事情。事情很复杂,或许也不是媒体的错。媒体或许只是简单地引用了MD安德森院长Pisters(的话),最近,Pisters一直处在媒体的压力之下。”

  就我所知,至少在3月份(如果不是更早时候),《科学》和《彭博》曾根据Texas Public Information Act(德州公共信息法案)要求MD安德森提供信息。这两家杂志的记者在上周也去过休斯顿。但MD安德森不是直接向《科学》和《彭博》发布信息,而是在4月12号,也就是周五的时候,召见了《休斯顿纪事报》并提供了很多信息。同时,《休斯顿纪事报》还在周二,4月16日的时候得到了独家采访MD安德森院长Pisters的机会。”

  这在公共关系中是很常见的策略——貌似跑在其他报道的前面,使得其他报道看起来像老旧的新闻(而不像揭黑的那种报道)。”

  显然,B不认为《科学》用“独家”这样的词是合适的。因为在B看来,消息的发布是由MD安德森所把控的,他们把消息透露给了当地的媒体,而没有直接告诉《科学》等其他媒体。

  “说FBI和NIH(指示),实际上都是MD安德森在打幌子,实际上都是MD安德森自己搞出来的事情。” A说。

  在此前包括《科学》等媒体的报道中,美国情报机构、某些国会议员以及如NIH这样的资助机构都提到了中国的千人计划,且明确指出,华人科学家是利用了这一计划而损害了美国利益。不过,A教授透露,在MD安德森接受调查的20多位华人科学家中,真正在千人计划名单的只有一两位。而Pisters此前告诉《休斯顿纪事报》,MD安德森最近调查的5名华人科学家,有3人与千人计划有隶属关系。

  “其他人都是没有的,如果说是违规的话,也是很小的违规。因为我们工作那么长时间,他要来找你茬,把十几年二十几年的电子邮件去看,总会能找到很少的一点茬的,比如说人家邀请你去申请千人计划,但是你并没有去申请,而且电子邮件里面都可以找到说没去申请,但(学校)就把那个就忽略了,故意说,你参加了千人计划,怎样怎样。” A说。

  在连线即将结束时,A还特地向本刊提到了同事谢克平教授的遭遇。

  2018年11月28日,《休斯顿纪事报》报道称,谢克平一年前被指控“儿童色情案”和“间谍案”,但法庭最终认为指控“没有证据,不予起诉”。谢克平是胃肠肿瘤方面的知名专家,此前就职于MD安德森。据谢克平的律师梅斯(Nathan Mays),“他们的行为是为了损害谢博士的专业声誉,为了削弱他已经做了28年的极其重要的研究的能力,并阻碍他继续开展研究”。

  A说,在MD安德森,被调查的教授都是科研上做的非常有成就的,“他们的离开就导致其科研成果被那些白人占据”。

  已经有多个海外华人组织呼吁,包括NIH在内的调查,不要演变成一场带有种族标签的运动,但如果知情人反映的MD安德森的情况属实,这样的结局不是没有可能。

  致谢:感谢赵亚杰、陈晓雪的参与。

  参考资料:

  1. Mara Hvistendahl, Exclusive: Major us cancer center ousts asian researchers after nih flags their foreign ties,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9/04/exclusive-major-us-cancer-center-ousts-asian-researchers-after-nih-flags-their-foreign

  2. 美籍华裔学者涉儿童色情案近一年波折后终获清白,http://news.haiwainet.cn/n/2018/1129/c3541083-31448728.html?baike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知识分子
责任编辑:冯禹丁 | 版面编辑:刘明晖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司法改革 tpp协议 硬座 齐泽克 收官 孙立平 杨鲁豫 卢旺达 曾荫权 杜军 全面深化改革 prl 有其屋 南华早报 永远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