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环科 > 要闻 > 正文

青岛海上溢油事故登记债权 索赔金额远超赔偿基金

2021年08月12日 20:4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该案目前设立了共约5亿元左右的赔偿责任限制基金,但各方损失“特别巨大”。有灵山岛养殖户称,据他们所知,索赔额已达到50亿元左右
4月27日9时许,巴拿马籍杂货船“义海”轮(Sea Justice)与利比里亚籍油轮“交响乐”轮(A Symphony)在山东青岛朝连岛东南海域发生碰撞,导致“交响乐”轮一货舱受损,海面发现少量溢油。

  【财新网】(记者 周泰来 实习记者 邹晓桐)距离4月底青岛海域发生的轮船相撞溢油事件已过去3个多月,其造成的环境污染和损失赔偿问题却仍困扰着当地。一位接近青岛海事法院人士对财新记者称,目前青岛溢油案还在债权登记阶段,之后损失方还要提起确权诉讼,然后法院再根据损失方提供的证据对案件进行审理和判决。青岛海事法院在债权登记时,会向律师提示要尽量提供充分的证据。他表示,最终法院的判决只能严格依据证据和法律规定。

  他表示,该案目前设立了共约5亿元左右的赔偿责任限制基金,但是“损失特别巨大”,损失包括养殖户的损失,清污公司的清污投入,以及生态环境需要的修复等,所以面临的索赔额也很大,“其中有一个养殖公司自己单方就提出来10个亿的登记债权。”至于目前登记债权总数是多少,他表示无法告知,目前债权登记也尚未截止。而据受到此次溢油污染的青岛灵山岛上的海参养殖户们介绍,他们和律师沟通后得知,此次索赔的标的非常大,索赔额在50亿元左右。

  4月27日9时许,巴拿马籍杂货船“义海”轮(Sea Justice)与利比里亚籍油轮“交响乐”轮(A Symphony)在山东青岛朝连岛东南海域发生碰撞,导致“交响乐”轮一货舱受损,海面发现少量溢油。事发海域距青岛港约40海里(约75公里)。(参见财新网报道《一艘15万吨级油轮在青岛港被撞 附近海域封锁》

  劳氏船舶数据库显示,“交响乐”号为苏伊士型油轮,建于2001年,长272米、载重15万吨,由希腊公司NGM Energy所有。事发时,“交响乐”轮正装载约100万桶沥青混合物在锚地锚泊。一位石油行业分析师对财新记者称,沥青混合物和原油差不多,也能加工出汽柴油,但是其产沥青的效率会高一些。

  “交响乐”轮的船舶管理公司Goodwood Ship Management表示,撞击造成油轮左舷前侧受力,第二号压载舱和液货舱出现破损口,大量油流入海中。资深船舶专家告诉财新记者,该油轮有12个货舱加两个污油舱,每个货仓能装载大约1万多吨油。从现场照片看,撞击程度较为严重,可能造成相邻货舱的结构损伤,从而扩大漏油量。多位黄岛区近岸居民告诉财新记者,从4月28日下午开始,空气内油污味道很大,有“类似修路铺设沥青现场的味道”。(参见财新网报道《青岛海域油轮事故溢油400吨 正在计划过驳它船》

  4月29日,山东海事局通报称,据各方评估,船舶溢油入海量400吨左右。该数字尚未达到国家重大海上溢油标准。据2018年交通部印发的《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预案》,国家重大海上溢油是指海上溢油的规模或者对环境可能造成的损害程度,超出了省级行政区域的应急能力或范围,或者超出了行业行政主管部门可以应对的规模或范围,而需要启动应急响应予以协助的海上溢油事件。凡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可判断为国家重大海上溢油:预计溢油量超过500吨,且可能受污染的海域位于敏感区域;或者可能造成重大国际影响;或者造成了重大社会影响的。

  山东海事局相关工作人员4月29日对财新记者称,目前正在评估未来将继续有多少漏油量,“需要专家论证,漏油也受风浪、水面以上角度等因素影响。”他表示,该局现在也在制定方案,想把油过驳到别的船上。此外,山东海事局的通报称碰撞事故发生后,现场指挥部已调派12艘清污船参与溢油处置。

  5月3日,山东海事局通报称,已组织两艘油轮对“交响乐”轮货物进行海上过驳,截至5月3日12时,货物已过驳5万余吨。事故调查的初步分析为值班船员雾中疏忽瞭望所致。事故发生以来,已调派20余艘专业清污船和部分渔船在事发海域参与清污,油污清除效果明显。据路透社报道,船舶管理公司Goodwood Ship Management5月5日表示,过驳已经完成。

  据“青岛发布”5月15日的通报,从青岛市船舶碰撞溢油处置应急指挥部获悉,碰撞事故导致“交响乐”轮左2号货仓破损漏油,“义海”轮船首凹陷破损。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已经组织完成对事故船舶“交响乐”轮货油的海上过驳作业,溢油源很快被切断。目前,指挥部正全力组织应急物资和装备,加快海上溢油清除工作。本次溢油事故对环境的影响有关部门正在进行监测评估。受恶劣天气影响,打捞工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全部完成,监测发现有零星油污随洋流向近岸漂移,请广大市民发现后及时拨打热线,有关部门将快速进行清理。

  6月12日,“青岛发布”再通报称,从黄海“4·27”“交响乐”轮海上溢油应急处置指挥部获悉,经海事部门组织调度专业清污船舶和当地渔船的共同努力,碰撞事故造成的油污已基本清除。但受洋流和风向等因素影响,近期可能会有零星分散的油污影响青岛市近岸个别区域。青岛市将持续在沿海一线海域、岛屿等铺设拦截网、围油栏,避免油污上岸、登岛。青岛市生态环境部门和市市场监管部门持续开展了海水浴场水质石油类浓度和市场销售海产品的监测抽检工作。6月10日的监测结果显示,青岛市8个海水浴场石油类浓度不超标,外轮溢油对于海洋生态环境的具体影响程度已委托专业机构进行评估;共抽检本地海产品298批次,抽检结果均符合相关国家标准。

  8月13日,山东海事局相关工作人员对财新记者称,“4·27”外轮碰撞事故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工作目前已经基本完成。据了解,事故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中,有关事故的溢油数量等相关信息,将在事故调查结束后及时向社会公开。他还表示,“4·27”事故发生后,受天气状况的影响,实际的海上清污作业时间受限,“因为要溢油处置作业,首先要保证不能发生二次的人员方面的事故,所以当时受影响非常大。”

海岛受污染

  青岛当地政府为清污也做出了大量的工作。据青岛西海岸新区薛家岛街道办事处《2021年上半年工作总结及下半年工作打算》,其2021年上半年工作总结:溢油处理工作,累计出动人员1.1万余人次、渔船及作业车辆4660余台次,安装围油栏约1.5万米,共清理油污870余吨;用毡毯包裹礁石约5000多平方,冲刷鹅卵石400余吨。目前,海面油污已全部清理完毕,岸边油污已清理90%。据青岛崂山区沙子口街道《2021年上半年重点工作执行情况》,上半年扎实做好“4·27”近海岸边油污清理,累计收集含油危险废物量约35吨。

  尽管及时得到处置,但“4·27”海上溢油事故,仍给周边海域造成了环境损害,并殃及当地居民。青岛市最大的海岛灵山岛,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黄岛区)东南黄海海域,也是中国北方第一高岛,海岛面积7.66平方公里,2002年成为山东省级自然保护区。多位灵山岛上的岛民对财新记者称,5月16日刮西北风,上午11点多,他们发现海上漂来“一片一片的黑色油污,一片大概有几百平方或者上百平方”。随后,油污被海浪和风推上了岸,整个海滩上、礁石上全是油。由于油污是从西北方漂到灵山岛的,灵山岛西海岸受污染严重。西海岸从北部的子岛牙岛开始,到中部的码头受污染最严重,码头以南海岸属于中度污染。直到6月初,整个灵山岛还被浮在海面上的拦油索圈起来。岛民们说,刚开始油污的味道非常强烈,嗓子、眼镜都受刺激,“好多人脸都肿了”。

  岛民们称,油污上岸后,政府就开始组织清理,“海岸上全是人。”刚开始油污是一大块一大块的,用凿子铁锨都弄不动,只好几个人一起往大袋子里面装。后来随着天气变热,油污融化了,往下渗到沙土里。这次清理油污用的是毡子、草帘、土工布等放在海滩上吸油,也有把海滩上的鹅卵石装袋子里,经过海水冲刷以后,袋子把油给吸下来,再把鹅卵石给倒出来的。清理产生的带油的废弃物先是装到小船上,再由小船送到大船上往外运。油污清理受多重因素影响,包括海水潮涨潮落、天气、物资调配等。灵山岛一开始采用化学方式清理,但是后来为了防止二次污染,就只采用物理方式,清理速度较慢。岛民们表示,全岛都参与到了清理油污中,此外还有岛外义工参与,每天出工人数很多。通过政府组织的清理,到了6月初,海面上黑色的浮油已经没有了,但还是漂着很多发亮的油花。

  灵山岛地处外海,属国家一类海水水质,海洋水产资源丰富,是发展海参、鲍鱼等海珍品和鱼类养殖的理想海区。灵山岛的主要产业是海洋水产捕捞、海洋水产养殖和旅游业。岛上有旅游接待宾馆和旅游度假村,发展规模化“渔家乐”旅游接待点(家庭旅馆)。岛民们表示,此次油污影响了灵山岛的三大主要产业——海参养殖、网箱养殖、渔家乐。一些网箱养殖户的网箱糊了一层的油,“网箱里也都是油,鱼都死了。”

  一位渔家乐老板对财新记者称,平时周末时轮船公司一天能够发10班船上岛,一艘船100人,岛上一天能够接待1000人,七八月份的旅游旺季,岛上一天能接待2000-3000人。但是从今年5月中旬开始灵山岛就封岛了,没有游客能够上来,对大家的经济损失很大。另一位渔家乐老板对财新记者称,大概是5月中旬油污飘过来的时候,她也参与了清理,“拿着小铲子去海边上清理油污。”当时政府组织了很多人,有灵山岛的居民,有从岛外过来支援的。她表示,去年疫情生意不好,今年又遇到溢油的事情,“很无奈。”

  一位岛上渔家乐老板6月初曾对财新记者称,灵山岛大约在5月中旬开始封岛,不让游客进入,同时政府组织开始清理油污。往年从“五一”长假开始就陆续有游客上岛玩,这段时间封岛给经营者带来了经济损失,她也担心油污给附近海洋生物带来负面影响。据灵山岛省级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灵山岛省级自然保护区主要保护对象为海岛生态系统,包括海域及海洋生物资源、林木资源、鸟类资源和地质遗迹资源。灵山岛周边海域水质十分洁净,能见度高,属国家一类海水水质。海洋生物物种多样性高,有多种浮游植物、浮游动物、底栖动物等。在灵山岛东北水域采到海洋非常珍贵的活化石-文昌鱼,具有很高的科研价值。灵山岛海域的皱纹盘鲍和刺参种质资源优良,可为省内海珍品育苗场地提供优良的亲体,对于持续健康地发展海水养殖苗种生产具有重要意义。

  多位岛民对财新记者称,政府组织过对养殖户的海参、鲍鱼的送样检测,以及对水样、沙土样、油样的检测。一位山东本地的海洋生态环境研究人员对财新记者称,他所在的单位目前承担了这次海上溢油的一些生态损害鉴定项目,有好多养殖户在和该鉴定团队联系。“现在即墨区、青岛市也在组织养殖户组团进行索赔。”他表示,青岛近岸养殖的海参和贝类比较多,贝类是底栖生物,海参对水质要求特别高,这两类海产品会受这次溢油影响。“但是该影响有滞后效应,在打捞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不像有些鱼受溢油影响立马就死了。”

  灵山岛省级自然保护区管委会一位相关负责人8月12日对财新记者称,灵山岛确实受到了这次溢油事故的污染,油污是在6月24日完成清理的。目前针对灵山岛养殖户们的损失,管委会积极组织养殖户走法律程序进行索赔。这次政府的应急投入和老百姓一样也是走索赔。灵山岛养殖户“两证”的办理困难有部分原因是养殖户在自然保护区里,办理“两证”有一些政策和法规方面的难度。

  他表示,灵山岛受污染后并没有封岛,当时只是作为应急事件处理,建议游客不要上岛,一是对游客的保护,另一个应急需要在码头上卸物资,有安全需要。而岛上居民还是可以正常出行的。后来大概在一个月之内游客就可以上岛了。他表示,这两天他在岛上,没有闻到油污的气味,“至于说清污清到什么程度,这也是相关部门有标准的。”此外,生态环境要恢复到污染前的状态要有一个过程。

  除了灵山岛外,油污还向北漂到了青岛市即墨区田横岛。多位田横岛上的海参养殖户对财新记者称,油污大概是6月初漂到田横岛海域的,比飘到灵山岛的时间来的晚。由于养殖户的位置不同,大家受到的影响大小也不一样。

  抖音上也有大量青岛本地用户上传的清理油污的视频。这些视频显示,5月底青岛南部黄岛区金沙滩还有人员在清理油污,6月初游客在金沙滩上游玩还能粘上一脚石油。很多抖音用户在6月初反映,在青岛市崂山区石老人海水浴场也有油污,油污弄在孩子的沙滩玩具上洗不掉,踩了满脚的油。还有抖音用户称,油污甚至漂出了青岛,漂到了与青岛市即墨区相邻的烟台市海阳市。

养殖户的困境

  多位灵山岛上的海参养殖户对财新记者称,据其了解,目前两艘船的赔偿基金一共是5个亿,但是目前索赔标的已经远远超过这一数字,其中黄岛区沿岸的众多海洋牧场的索赔金额较大。此外据其了解,青岛当地政府在此次应急中也支出了巨额费用。他们表示,青岛海事法院目前正在对这次事故的索赔进行债权登记,之后还要债权确权。

  据人民法院报于5月29日发布的公告,青岛海事法院称,该院受理了申请人义海有限公司(Sea Justice Ltd)提出的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申请。申请人系“义海”轮(Sea Justice)的船舶所有人。申请人申请设立非人身伤亡的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基金数额为4,251,820计算单位(特别提款权)及自事故发生之日起至基金设立之日止的利息。青岛海事法院已经受理了申请人的申请,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债权人应自最后一次公告发布之次日起六十日内就本次事故产生的可以限制赔偿责任的海事请求,向法院申请债权登记。

  另据人民法院报于7月5日发布的公告,青岛海事法院也受理了申请人北英保赔公司提出的设立油污损害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申请。申请人系“交响乐”轮油污责任保险人,为该轮签发了油污损害民事责任保险或其他财务保证证书。申请人申请设立油污损害赔偿责任限制基金,基金数额为51,535,275计算单位(特别提款权)。青岛海事法院已经受理了申请人的申请,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债权人应自最后一次公告发布之次日起六十日内就本次事故产生的油污损害赔偿请求,向法院申请债权登记。

  据财新记者换算,义海轮所设立的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约为3900万元人民币,交响乐轮所设立的油污损害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约为4.7亿元人民币。两个基金总计5.1亿元人民币。一位海商法专业人士对财新记者称,责任限制基金限制的就是船东的责任。

  灵山岛上的海参养殖户对财新记者称,其养殖的海参、鲍鱼受损严重,海参怕油,这次被油污污染很多海参都化掉了,而捞上来的鲍鱼上面都有油污。目前他们处境非常困难。一方面他们找了律师,在准备材料,向青岛海事法院申请债权登记,准备提起诉讼。但是诉讼费用高,周期长,预计能够得到的赔偿少,打官司很有可能最后倒贴钱进去。另一方面还要还贷款,发工资,维持正常生活,压力巨大。

  养殖户们表示,他们的海区是和政府签合同承包下来的,有的是在1999年一次性买断的,有的是每年交承包费。多年来,养殖户们曾多次找政府要求办“两证”,也就是海域使用权证和养殖证,但是一直没有办下来,“全灵山岛上的海参养殖户都没有两证。”而这次养殖户们决定在青岛海事法院提起索赔诉讼,法院告知说没有“两证”属于证件不全,只能认可对养殖户投苗进行部分赔偿,无法认可对海里大量的存货被污染死亡进行赔偿。

  灵山岛上的海参养殖户们算了一笔账,为了打官司,某户养殖户要花10多万的评估费,8万的诉讼费,10万左右的律师费,估计总共要花30万。但是目前赔偿基金只有5个亿,和律师沟通后得知,此次索赔的标的非常大,索赔额在50个亿左右。而该养殖户能受法院认可的投苗款在300万左右,按比例分配补偿的话,只能拿到30万的补偿。虽然部分诉讼投入胜诉后应该由对方支付,但是跟律师沟通后了解到,“有较大可能性追不回来。”算下来,该养殖户打这个索赔官司要倒贴钱。此外诉讼投入是现在就要出的,而最终赔付可能要两三年以后才能到位。“我们也很无奈。打呢,我们拿不回来钱。不打呢,我们觉得又无法证明我们真正受损了。”

  据他们反映,从5月16日油污上岸到现在8月中旬,养殖户的海区仍然有油污的呛人气味。虽然海面漂浮的黑色油污已经清理掉了,但是海水中仍然有油花。此外油污渗的很深,滩涂上的礁石、鹅卵石、海底的沙土目前仍然附着黑色油污,而这些油污很难清理。“前两天台风的时候,海滩上的鹅卵石和沙子经过海水一冲,大量的黑油又泛出来了。”他们表示,由于承包的海区受污染严重,短期内难以恢复,而海区承包年限还没有到期,因此希望政府能否考虑收回海区,并给予合理的收回补偿。

  一位海洋环保专家对财新记者表示,此次青岛溢油事件对海水水质会造成一定影响。可能在几个月期间,原本是一二类水质的海水,受油污影响会变成三四类。虽然能把海面上的黑色油污给清理掉,但是溶解在海水里面的油没法清理,这就是油花,而能看见油花的海水水质就是比较差的了,这样的海水会对海洋生物造成不利影响。他表示,重油沉到海底以后较难清理,且会一直释放。

  (实习记者 李雨佳对本文亦有贡献)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冯禹丁 | 版面编辑:刘春辉
推广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