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环科 > 要闻 > 正文

【精读2019】之十 环境篇:非洲猪瘟笼罩大地 燃爆事故震动云霄

2019年12月29日 12:0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非洲猪瘟肆虐,化工园大爆炸夺命,气象灾害、环境事件频发,垃圾分类开启新篇,气候谈判进展不力……2019年,环境领域不缺新闻,甚至出现了多个新闻“富矿”
2019年一整年,非洲猪瘟横扫中国的大江南北。至2019年10月份,全国生猪存栏同比减少41.4%,能繁母猪存栏减少37.8%。

  【财新网】(记者 冯禹丁)非洲猪瘟肆虐,化工园大爆炸夺命,气象灾害、环境事件频发,垃圾分类开启新篇,气候谈判进展不力,学术不端丑闻不绝于耳……2019年,环境与科学领域不缺新闻,甚至出现了多个新闻“富矿”。当然多数情况下,这不算是好消息。

  2019年一整年,非洲猪瘟横扫中国的大江南北。除台湾和澳门,全国31个省区和香港全部暴发非洲猪瘟疫情。非瘟疫情所到之处,大小猪场相继沦陷,生猪尸横遍野。至2019年10月份,全国生猪存栏同比减少41.4%,能繁母猪存栏减少37.8%。财新记者自2018年8月疫情暴发之初就奔赴辽宁、浙江、江苏、吉林等省持续追踪报道非洲猪瘟,2019年又先后奔赴黑龙江、河北、河南、广西、广东、江苏、山东、海南等八省,排除万难,全程记录这一近年来影响范围最广、持续时间最长、疫情后果最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

  2019年2月春节刚过,著名企业家孙大午在微博爆料,大午集团大批生猪突然死亡,政府不给确认是非洲猪瘟。财新记者奔赴河北保定大午集团及其旗下新大畜牧猪场,记录了当地疫情与该猪场扑杀当夜情形(特写|探访非洲猪瘟疑云笼罩下的大午集团)。2019年1-3月间,财新记者多次奔赴黑龙江明水县等地,深入采访当地一座规模达到7.3万头存栏生猪、外聘国外顶级管理团队、号称国内最高生物安全防护水平的大型合资养殖场亚欧牧业,缘何沦陷于非洲猪瘟疫情,成为迄今规模最大、损失最烈的一例。这个大型现代化养猪场的故事,可以成为中国养殖业面临的这场非洲猪瘟危机的注脚(封面报道《猪瘟凶猛》)。

  非洲猪瘟肆虐,疫苗快速研发现实吗?财新记者采访各方专家得知,为了研发出非洲猪瘟疫苗,各国科学家已经努力了数十年,迄今全球还没有能对付它的有效疫苗,反而爆发过几次严重的疫苗研发事故,造成疫情失控。而国内的疫苗研发距离商业化,也还有很长的距离(攻坚非瘟疫苗)。但由于疫情凶猛,全国生猪养殖户对疫苗翘首以盼,总有试图发国难财者不惜铤而走险。2019年6月,号称预防有效率达92%的“非瘟神药”——“今珠多糖注射液”横空出世,资本市场上,涉事公司海印股份股价暴涨。随后监管出手,神话破灭。财新记者赴海南实地探访发现,今珠多糖项目的团队和试验场所都难觅踪影,该项目迷雾重重(调查|海印股份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非瘟神药”仍迷雾重重)。

  猪瘟猖獗,深涉民生。5-6月,财新记者得知两广地区多地暴发疑似非洲猪瘟疫情。在两广、河南、山东等省历经数月的艰苦调查采访后,财新网连发两篇深度报道(特稿|非洲猪瘟调查:病毒是如何插上翅膀的特稿|非洲猪瘟追踪调查:艰难的持久战),大量的事实表明,传染性和传播效率并不高的非洲猪瘟为何半年多就传遍中国大江南北?曾被认为对生猪产品质量安全起到重要作用的生猪产地检疫、定点屠宰、集中检疫等制度,为何会成为助长疫情扩散蔓延的导火索?答案恐怕绕不过“瞒报”这个起点。而中国缺乏一套自上而下垂直管理的动物卫生监督体系和财政保证制度,打赢非瘟之役,极可能是一个且打且改的长过程。

  进入高温湿热的夏季,非洲猪瘟这个头号猪群杀手在部分地区又有卷土重来之势。9月中下旬,财新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江苏、山东等此前暴发过疫情的局部地区,6月底之后再次暴发新一轮疑似非洲猪瘟疫情,出现大规模的生猪死亡和恐慌性抛售现象。而这一轮疫情来势比去年更加迅猛,杀伤力更大。疫情与各方的复产努力交织在一起,未达到商用成熟度的地下疫苗也开始在行业内流行,让生猪养殖业面临更严峻的挑战(特稿|养猪业复产艰难 疫情第二波疑现地下疫苗)。

  2019年3月21日,江苏盐城响水县陈家港镇响水生态化工园内一声巨响,夺去了78条人命。烟雾散去,现场留下一个直径超百米的巨坑,大爆炸也留给响水及整个苏北地区永久的创伤。“3•21”特大爆炸事故缘何会发生?财新记者历时两个月深入调查走访发现,事发企业天嘉宜长期存在中国化工行业低水平生产的典型风险——安全隐患与环境污染问题持续积累。在化工产业聚集的苏北地区,这几乎是一场命定的灾难(封面报道《响水余响》之上篇|天嘉宜:难免的灾难)。多年来,化工产业在当地粗放经营、迅猛发展,也让环境高污染和安全高风险的“双高”问题越积越高。其间,监管和化工园区运营成为短板(《响水余响》之中篇|化工园区的路径依赖)。大爆炸之后,不仅企业去留两难,已经严重依赖化工业的当地民生同样陷入纠结,以“绿水青山”换取“金山银山”的阵痛遥无终日(《响水余响》之下篇|苏北化工去留)。

  响水“3•21”特大爆炸事故发生近8个月后,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撰写的官方调查报告出炉,报告还原的事故原因和经过,高度印证了财新记者此前对事故起因的调查(响水大爆炸定性特大责任事故 追责省市领导)。

  2019年春节前后,海南美亚榕天下和国茂清水湾等小区遭遇强拆,这些小区均是在十年前海南省建设国际旅游岛战略下的招商引资潮中,按“先上车后买票”的潜规则,在没有取得相关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工建设的。时移世易,当海南省定位开始转向,房地产政策趋紧,全岛上下壮士断腕“去地产化”的背景下,数以千百计业主的海景房露出“违建”本色,强拆接踵而至。《财新周刊》封面报道《推倒那些海景房》全面记录了这一转型时期的典型故事。

  2019年,财新记者一如既往地在全国各地采访记录中国环境生态领域发生的大事。1月,《财新周刊》发表调查报道《环境检测乱象调查》l,披露在反映环境问题最基础的数据行业,存在着令人难以想象的造假乱象,并追问本应以权威性和公信力为基石的环境检测机构,为何会出现弄虚作假的行业积年乱象?

  春节前,财新记者再次前往2018年11月张家口“11•28”重大爆燃事故发生地实地调查,随后独家披露爆燃事故发生前,央企子公司盛华化工的环境欠账就已令当地怨声载道,不仅仅是安全生产问题,还有含危险化学品氯乙烯的废水直排市政管网、渗坑污染地下水、废气排放长期超标、粉尘污染严重等(张家口爆燃企业环境欠账)。

  “洋垃圾禁令”之后,进口废塑料曾占到原料比例三分之一的国内再生塑料产业,是否将经受巨大的冲击?财新记者调查发现,事实上洋垃圾禁令仅是雪上加霜,此前一年,这个行业同时受到环保高压、大城市功能疏解等政策挤压,面临艰难的行业重构。由市场驱动的塑料回收体系已运转了30多年,它正遇到前所未有的寒冬,其环境影响究竟是福是祸,尚待观察(“塑料王国”过冬)。

  在安徽省马鞍山市,一座仍处于活动状态、曾被列为“安徽省十大安全隐患”之一的原向山硫铁矿砚山尾矿库上,建起了高档别墅小区。环保组织和一些专家认为,尾矿库内部不稳定,一旦溃坝将造成重特大事故。而开发商和当地政府坚称,该项目的安全性毋庸置疑(尾矿库上盖别墅)。

  2019年1月10日,全球最大化工企业之一巴斯夫与广东省政府签署框架协议,宣布在广东湛江新建在华的第二个一体化基地。但巴斯夫湛江项目的选址范围内,有约1.04平方公里是历史遗留的未批先填海地块,尚不具备海域使用权证等法律手续。违法填海责任方曾在2017年受到近30亿元的巨额行政处罚,但并未按处罚要求恢复海域原状;当地居民抱怨违法填海工程已造成当地不良生态后果(湛江石化基地填海后遗症)。

  一种因破坏臭氧层而早就退出历史舞台的化学品氟三氯甲烷(CFC-11,俗称氟利昂),被指近年来在中国出现了排放量的谜之异常增长。这一发现令人震惊,因为氟利昂是各国约定早已共同禁止生产排放的环境有害物质,中国也已在2008年就停止了氟利昂的生产和使用。到底有没有巨量的氟利昂在中国境内排放?如果有,它的来源在哪里?财新记者深入调查这桩公案,管中窥豹地获得了部分答案(氟利昂排放真凶悬疑)。

  7月1日开始,上海正式施行强制性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制度。财新记者走访发现,即便在城市社区管理相对完善和精细化的上海,垃圾分类的基层动员能力仍普遍告急,垃圾的后端处置也是一个瓶颈。如果后端产业持续无法成熟,那么前端居民、小区物业和街道的努力也将白费(上海解题垃圾分类)。

  滇金丝猴是中国独有的珍稀物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濒危物种,现存3000余只。经过多年持续投入和努力,滇金丝猴的数量正稳步增长,但挑战同时存在。从社区巡护到发展合作社,利苴村的滇金丝猴保护项目持续探索着物种保护和社区发展的可能平衡(如何守护滇金丝猴?)。

  2019年,亦是天灾频发的一年。8月,造成56人死亡、14人失踪的年度最强台风“利奇马”,登陆东部沿海地区,财新记者灾后第一时间奔赴现场,记录这场灾难造成的山体滑坡、洪水等次生灾害中的人的故事(“利奇马”席卷之后台风过后的方溪村:未完工水库泄洪致半个村被毁)。

  一边是洪水,一边是大旱。今年夏天,苏北局部地区遭遇了60年不遇的气象干旱。高温、干旱蒸掉了洪泽湖一半的湖水,也苦了靠湖吃饭的渔民。天灾还只是洪泽湖渔民们需要面对的残酷现实之一。随着政府对水生态保护不断重视,还湖政策不断推进,渔民们告别湖区或成必然(显影|大旱中的洪泽湖渔民)。

  10月的河北邢台市新河县,钢铁厂邢台钢铁有限责任公司计划从90公里外的邢台市区迁到此处。搬迁计划遭到“邻居”衡水市的反对,衡水方面担心,邢钢将威胁其境内衡水湖的生态环境。一家钢铁厂的搬迁计划,引发了两个相邻城市间的邻避博弈(邢钢搬迁的邻避博弈)。

  到2019年底的这个冬天,华北地区近年来最大的民生工程——煤改气、煤改电冬季清洁取暖改造工程已实施三个年头。但在煤改工程持续推进的过程中,今年河北省多地曝出清洁煤取暖引致煤气中毒的消息。财新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燃煤中毒事故只是一个表象,煤改工程推进三年来尽管进度成绩可观,但背后的居民账本和政府账本都已十分昂贵(昂贵的清洁取暖)。

  蓝天、碧水、净土,在党中央国务院为“污染防治”攻坚战部署的七大标志性重大战役中,水是重头戏,占到了其中四席。但水的一项国家标准《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与空气质量和土壤质量的国家标准相比,已超期服役17年,亟待重新修订。财新的解释性报道《水环境标准艰难重订》,详解了这一标准是如何来的,为何这么多年来对它的修订如此之难。

  到了年底,一年一度的联合国气候大会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今年的气候大会意外频频,最后时刻移师到西班牙马德里举行。但令人失望的是,“拖堂”40多个小时后,参加马德里气候大会的各缔约方最终未能就《巴黎协定》的“市场机制”规则达成实质决定,该议题将留至2020年英国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上继续审议。财新记者今年亦在大会现场发回直击报道“马德里气候大会:令人失望,明年再谈”。

  气候谈判未竟,一场针对海洋的国际谈判也已拉开大幕,公海生物多样性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关乎海洋资源获取、海洋空间利用和海洋活动规制,为防止“公地悲剧”和分配不公,人类需要建立一套规则,去规制海洋生物资源的开发利用。但BBNJ谈判是一场非常复杂的谈判,中国作为一个具有较强海洋实力和深海研究需求的发展中国家,其立场和角色颇受关注。这既是机遇,又是挑战。特别报道《海洋谈判棋局》一文全方位报道了这场谈判的内幕。

  更多精读2019系列文章详见专题

版面编辑:刘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马里 永远在路上 吴晓灵 引力波 数字货币 e租宝登记平台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洛克菲勒中心 奥朗德视察航母 通货紧缩 贯彻新发展理念 信用卡提现 王儒林 中央委员 东部战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