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环科 > 要闻 > 正文

浙大教授:烧毁的巴黎圣母院无可挽回

2019年04月17日 20:0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巴黎圣母院被烧毁真的是人类的损失
当地时间2019年4月16日,法国巴黎,火灾后的巴黎圣母院内部。图/东方IC

  作品来源:《知识分子》(微信公号:The-Intellectual)

  撰文 | 杨 雪

  责编 | 邸利会

  ● ● ●

  法国当地时间15日下午,位于巴黎市中心、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圣母院标志性塔尖倒塌,木质屋顶烧毁,在消防员的扑救下保住了主体结构,大多数珍贵艺术品被救出。

  幸运的是,去年11月去世的瓦萨大学(Vassar College)艺术学院副教授Andrew Tallon,在其生前便完成了对巴黎圣母院的数字化扫描工作,保存了各个角度的建筑全景、3D和细节图片,消逝的巴黎圣母院将在数字世界里永存。

  “我们将共同重建这座大教堂,”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电视讲话中称,“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将做到这一点,从明天开始,我们将发起一个全国性的募捐活动,它还会延伸到我们的国界之外。”

  烧毁的巴黎圣母院,能否按照数字化的3D模型完全复原?这场大火对我国文物保护工作有什么提醒?《知识分子》连线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李志荣教授,聚焦文物保护及修复工作。

  2017年,李志荣团队与山西云冈石窟研究院合作,运用3D打印技术对云冈石窟第3窟进行了1:1复制,该项目是世界上首次使用3D打印技术实现的大体量文物复制工程,标志着中国大型石质文物的数字化全息高保真记录已达到复原水平。2018年,该团队又对云冈第12窟进行了积木式复制,能够实现大体量不可移动的文物复制品快速转移和组装。

  问1、是否可以用3D打印技术去复原巴黎圣母院?

  答:昨天清晨看到这个事情,我的心情很难过,巴黎圣母院被烧毁真的是人类的损失。我不想夸大3D技术,文物本身不能用任何方式复制,损失了就是损失了,那些珍宝没有了就永远没有了,任何的文物都不可复制,假如你能复制它的样子,也不能复制它曾经经历的时间,它是被不同时代的人创造并且维护到今天的,这些时间的层叠,是任何的现代方式都不能复制的。

  我觉得我们今天感慨最深的地方就是,文物保护第一要保护它的本体,首要任务就是防火、防盗、防任何可能的灾害,这是当下对我们中国最大的提醒。国家一定要重视文物本体的保护,一定不要发生任何事。复建或修补当然都是美好的愿景,我们也非常希望能够实现,但是,想要全部恢复到昨天被烧之前的巴黎圣母院,是永远不可能了。文物保护就是这个样子,它的任何伤害都是不可逆的。

  问2、现代技术可以做什么?

  答:巴黎圣母院的事情发生后,我们唯一稍感“庆幸”的是,有专门的基金会、机构和人士已经对巴黎圣母院进行了数字化的扫描记录,建立有专门的网站,使得它可以在数字世界里永存。

  我觉得这就是第二个问题,对文物保护而言,现代科技所能做的就是对信息的抢救。比如巴黎圣母院,要记录到其建筑布局、建筑结构、装饰细部,它的玫瑰窗,它内里的陈设和宝藏等等,现代科技可以将文物的信息完备地记录下来。

  现代科技可以将它的“形色”信息原真记录,如果有了这些信息,我们就能知道它在辉煌时期的模样,就能知道它有哪些珍贵的文物。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国家一定要把采集文物信息当做急迫的任务去落实,运用科学技术一件件采集到它所有的细节,达到文物数据被全息记录的程度。我们团队用十年时间做的就是这个工作。

  问3、您的工作很大一部分是做信息采集吗?

  答:不是说很大一部分,而是说我们核心的工作就是给中国最重要的文物建立档案,用最新科技采集和记录文物全息信息,为它们建立档案和数据库。

  问4、可以介绍一下文物信息采集技术吗?

  答:我不是计算机领域的专家,但我们团队有人专门负责计算机领域。我们用三维激光扫描技术和多图像三维重建技术结合的方法,通过激光扫描或拍摄,采集文物的图像数据,然后用特定的算法重建文物高保真彩色三维模型,还原并记录文物的形、色信息。通俗一点说就是文物数字化,把文物的全部信息从它的实物世界变成0101的数字,保存在虚拟世界里。

  文物数字化的根本目的就是记录它的信息,从被创造出来到今天我们肉眼可见,它在漫长的历史时间里的所有信息,都是我们必须关注和记录的,也是必须去研究和了解的,否则我们就讲不清楚它的故事。文物数字化的过程,就是对文物记录、认识和研究的过程,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借助现代科技,深入研究和观察文物,把它所有的信息采集、记录、保存在计算机世界里,让它可以永远留存。

  问5、既然3D重建不能还原文物,为何还需要在文物保护领域发展3D打印技术?

  答:本质上,文物不可复制,所以强调本体保护第一。但是我们记录文物却可以呈现为各种形式,让更多的人了解、认识文物之美和它携带的历史信息,这就是我所理解的文物“活起来”的含义,3D打印就是呈现文物原真信息的当代探索。

  我们希望用精准的方式来记录文物,但到底精准到什么程度?我们当然期望无限接近原真。云冈3D复制的成功表明,我们的文物数字化记录达到了可复原的水平。如果你能完全的复制打印出来,就说明你的信息采集可以无限的接近文物的原真状态。

  同时,3D打印是个非常复杂的技术,它在医学和工业领域已有广泛应用,但文物信息非常复杂,且体量庞大,文物的3D打印也就更加庞杂和困难,用3D打印再现文物是一种前沿的探索。

  而且,技术自身也需要继续发展。现在3D打印技术已经可以把大型文物精准分件打印、拼装了,但文物的色彩还原仍然需要人工实现。比如打印一个带颜色的泥塑,那些颜色打印不出来,需要人工介入才能完成。3D彩色打印技术目前正在攻关,是一个非常前沿的研究课题,小规模案例已经看到了,但是大规模还没有实现。

  问6、您和您的团队为什么复制了云冈石窟?

  答:中国有众多不可移动的文物,包括古建筑、石窟寺等,以前如果青岛的人要去看云冈石窟,一定要到山西,但是我们把云冈第3窟西后室复制在了青岛,不可移动的文物“移动”了起来。

  云冈研究院和浙江大学还完成了云冈12窟的复制,它是可以拆装的,打印好了以后,可以移动到世界各地去巡展。

  让中国文化走出去有各种各样的路径,其中,“让不可移动的文物移动起来,让不能出国的出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这就是我们探索3D打印的缘由所在。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知识分子
责任编辑:冯禹丁 | 版面编辑:刘明晖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王文涛 sdr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高澜股份 十八届五中全会 中央巡视组 一期一会 英镑兑美元 东北特钢集团 收官 肖亚庆 嘉能可 新凤霞 金融危机 印度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