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环科 > 要闻 > 正文

非洲猪瘟来势汹汹,怎么办?我们专访了联合国首席兽医

2018年08月31日 12:0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目前还没有针对非洲猪瘟的有效疫苗。图片来源:http://www.fao.org

  撰文 | 沈丹丽

  责编 | 陈晓雪

  8月30日,农业农村新闻办公室发布消息确认,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发生一起生猪非洲猪瘟[1]。这是继辽宁省沈阳市、河南省郑州市、江苏省连云港市、浙江省温州乐清市之后,我国发生的第五起非洲瘟疫疫情。

  1921年首次爆发于肯尼亚,非洲猪瘟(African swine fever,简称ASF)是一种高传染性、对猪有着致命危害的疾病。非洲猪瘟病毒(ASFV)可以感染家猪、疣猪、欧洲野猪、美洲野猪等,引起猪的急性、烈性出血性传染病。根据病毒型别不同,病畜的病死率在30%-100%不等。非洲猪瘟病毒是对称二十面体的DNA病毒粒子,基因组在170-190kb,是传统猪瘟病毒的15倍。因其基因十分多变,不同于传统猪瘟病毒已有有效的疫苗防治,至今还没有针对非洲猪瘟病毒的疫苗。

  非洲猪瘟曾在欧洲、美洲出现过,俄罗斯在近几年来受此疫情影响较为严重。2017年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伊尔库茨克爆发非洲猪瘟,当时专家认为有可能会给非洲猪瘟传入中国带来极大的风险,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以下简称“联合国粮农组织”)就此发布了相关报告[2]。

  疫情发生后,中国相关部门迅速启动应急响应,全力部署疫情防控工作,这五起猪瘟疫情均得到有效处置[3]。但是,非洲猪瘟如何进入中国还不清楚。疫情是否在中国持续爆发?对中国生猪养殖相关产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就这些问题,《知识分子》联系到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首席兽医Juan Lubroth,请他谈谈对中国非洲猪瘟疫情的看法。

1
►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兽医Juan Lubroth。Credit: FAO/Cristiano Minichiello

  今年3月已有“预警”

  今年3月,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了一份名为《非洲猪瘟对中国的威胁》(原标题为African swine fever threatens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的报告[2]。报告提到,2017年3月俄罗斯东部城市伊尔库茨克爆发非洲猪瘟。这座城市距离中国边境仅1000公里,非洲猪瘟很有可能会被传入中国。

  Lubroth表示,他们其实希望这篇报告能够更早出来。“这不是关于非洲猪瘟是否会传入中国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传入的问题。”

  《知识分子》:联合国粮农组织在今年三月份发布了《非洲猪瘟对中国的威胁》报告,是出于什么样的背景?

  Lubroth:是,我们在2007年发现非洲猪瘟传播到了欧亚大陆的南端,也就是格鲁吉亚,随后又进入俄罗斯境内。

  几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担忧这一疫情是否会向东蔓延,传入俄罗斯东部。尽管此前大部分疫情都爆发在东欧,我们还是非常担心它会继续向东蔓延,并且希望确保那些有着大量生猪养殖的东亚、东南亚国家了解这一疫情传入的风险。

  《知识分子》:非洲猪瘟一定是从俄罗斯东部传入吗?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性?

  Lubroth:我们也知道,疫情可能不一定来自欧洲,而是来自非洲。中国同许多非洲国家间的人道主义援助与公共工程,由此可能造成的动物甚至人类疫情也一直在我们的考虑中。

  仅就非洲猪瘟而言,疫情传入东亚有两种可能:由欧洲或是非洲。我们曾接到该疾病在俄罗斯中西伯利亚地区爆发的报告,而这一地点距离蒙古边境不远。

  了解到非洲猪瘟会以相同的方式传染给野猪和生猪,我们非常担心疫情可能通过猪肉产品或野生动物传入中国。随后在八月初,中国政府便报告了第一例非洲猪瘟疫情。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间,我们一直在同中国兽医局的官员讨论疫情的风险以及准备工作,包括兽医实验室检测这一疾病的能力,确保疫情能够被及时上报。

  《知识分子》:今年三月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了这样一份报告,五个月之后中国便发现了疫情。你认为这发生的是否有些太快了?

  Lubroth:不,我们其实希望这篇报告能够更早出来,但并未做到,它到3月份才发表。

  这不是关于非洲猪瘟是否会传入中国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传入的问题。我们知道它会发生。中国政府也早有准备去发现疫情并作出应对。

  但这是一个很棘手的疾病,因为它涉及大量的猪肉制品,而其病毒本身又十分顽固,无论冬夏都能够生存。所以,这的确是个很难对付的疾病。

  源头更有可能是猪肉制品而不是活猪?

  非洲猪瘟不是人畜共患病。猪是非洲猪瘟病毒唯一的自然宿主,除家猪和野猪外,其他动物不感染该病毒。因此它虽对猪有致命危险,对人却没有危害,属于典型的传猪不传人型病毒。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此事件中只听到猪的死亡数,但没有涉及到人。

  截止到目前的调查,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尚未发现与这次疫情爆发源头相关的确凿证据。

  在联合国粮农组织8月28日发布的报道中[4],Lubroth称:“猪肉制品的流通可以迅速地传播疾病。在这次非洲猪瘟事件中,很有可能是猪肉产品,而不是活猪,将病毒带到了中国。”

  从猪肉产品,到活猪被感染,中间关键的传播环节,很有可能是厨余垃圾。

  《知识分子》:我在一些报道中看到你认为这次非洲猪瘟进入中国,起源很可能是猪肉产品。为什么你认为是猪肉产品而不是活猪呢?

  Lubroth:这是我们做出的一个假设。我可能是错的。然而,这种疾病跨越性地出现了在数千公里外的地方,而猪通常是一起运输,我们可以知道猪的跨国或跨省流动的去向。俄罗斯和蒙古边境或蒙古和中国边境的畜牧检疫局都设有边境管制,一辆装满猪的卡车是会被注意到的。

  而没被注意到的是,你包里的香肠或猪肉产品,或者未登记的三明治。这种国际传播速度要快得多。历史上世界许多地方,比如多米尼加、巴西、海地、古巴爆发的这一疫情,就是出于这一情形。

  因此疫情可能是通过猪肉产品而不是活猪,被传播进来。经验告诉我们,猪肉产品的风险可能更高。

  《知识分子》:如果猪肉产品是源头,病毒又怎么能影响到活猪的?

  Lubroth: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通常猪肉产品中你不吃的骨头或其他部分会被作为垃圾进入垃圾桶。在餐馆或家里,你可能会注意到猪在吃那些猪肉产品残余物。

  这就是猪瘟传播发生的环节。事实上,我们今天认为,多米尼加或古巴的疫情爆发可能是经由西班牙或葡萄牙空运海港口运输的猪肉制品所引入的,食物的残渣被拿去喂加勒比地区的猪。这就是疾病到那里的方式。这种情况也发生在世界其他地方。

  这种类型的喂养被称为泔水(又称潲水)喂养,它带着酸馊味(《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规定禁止使用未经高温处理的餐馆、食堂的泔水饲喂家畜)。

  《知识分子》:泔水喂养似乎是一个问题。你对中国养猪的方式了解吗?能否在喂食前对这些厨余垃圾进行处理?

  Lubroth:我不知道直接的情况,在中国畜牧局的同事会比我了解得多,但是我相信厨余垃圾会被用来喂猪,就像世界上其他很多地方一样。

  猪像人类一样是杂食动物,我们吃蔬菜,也吃肉。牛、山羊不是杂食的,它们只吃蔬菜和农作物。所以它们有一个不同的消化系统。因此我们不会给牛或山羊喂肉类残渣,但会喂猪肉食物残渣给猪本身。

  有人建议禁止这种喂养方式,也有人说你必须在喂猪之前高温加热处理,但遵守泔水的加热处理非常困难。

  我认为垃圾需要处理。你可以用来喂猪,但其热处理需要符合规范。美国几十年来试图做到这一点,但仍无法对其进行足够的规范。所以他们干脆禁止泔水喂养。

  防控非洲猪瘟是一个复杂而细致的过程

  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后,农业农村部根据《非洲猪瘟疫情应急预案》,启动Ⅱ级应急响应。

  疫情防控工作包括迅速处置疫情,采取封锁、扑杀、无害化处理、消毒等措施;开展排查监测,截至29日,全国累计排查场点1634.83万个次、生猪72149.46万头次;已累计采集样品16970份,送检16965份;向社会公布、向有关部门和国际组织通报疫情信息;海关总署第一时间发布警示通报等。

  防控非洲猪瘟,是一个复杂而细致的过程。

  《知识分子》:能介绍一下政府要做哪些准备以应对非洲猪瘟吗?

  Lubroth:首先,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需要有实验室,有能力去检测到这一疾病,并在最短时间内上报。

  同时,政府必须与养殖户保持良好的关系。因为政府本身并不能每天去接触并观察生猪,而农民可以。所以同养殖户保持良好联络确保他们及时上报问题,对于政府能否快速采取措施是关键的。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农民很可能不上报,而将已经染病的生猪,或病死猪肉制品出售。如此一来,疫情便将扩散至许多其他省份乃至更多的国家。

  政府还应当保证省级权力机关做好准备。这并不仅仅指兽医局,还包括警察与军方能够管控交通。因为正是通过运输,疾病才得以蔓延。

  同样重要的是,政府应当针对那些上报疫情或蒙受损失的农户出台适当补偿政策。因为如果不能收到补偿,便没有养殖户会上报,他们反而可能想继续售卖染病动物以降低损失,而这会带来更大的疫情传播风险。所以适当的补偿政策是极为重要的。

  在这之后,发现过疫情的养殖场或合作社应当将动物以人道的方式杀死并处理掉,可以掩埋、填埋或是焚烧,以此来摧毁病毒。但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一病毒十分顽强。彻底处理掉养殖动物后,我们还需要确保其他任何动物,包括食腐动物、狗、狼等,远离该场所,避免它们挖出已被掩埋的尸体。此后一段时间,这些养殖场都不能再继续养猪。在重新开始大规模养殖前,他们应该首先进行彻底清洁和杀毒,使用对河流、湖泊等环境无污染的产品。然后放入少量动物或生猪并密切观察,以确保不再有病毒残留于养殖场中。因此,防控非洲猪瘟和其他疾病的确是个繁琐而精细的过程。

  除了非洲猪瘟,中国也面临传统猪瘟的疫情(Classical Swine Fever, CSF,又称古典猪瘟)。针对这一疾病,有一种疫苗非常有效,但目前还没有任何针对非洲猪瘟的疫苗。但我想当我们对这一疫情开始更好地管控,实际上可以帮助同时抑制住两个疫情,因为它们只感染生猪。所以我认为,这对中国而言也是一个根除传统猪瘟的好机会。

  如何补偿养猪户的损失?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截至8月28日,为了控制疫情,中国四省已经扑杀了约24000头猪[4]。根据澎湃新闻报道,此次非洲疫情扑杀补助参考扑杀生猪口蹄疫补贴标准,财政补贴标准为每头猪800元人民币[5]。

  2017年中国生猪出栏6.89亿头,占到了世界的一半左右[6]。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猪肉消费品国。非洲猪瘟在中国发生后,虽然不会给人的健康带来直接的威胁,但是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则可能是一笔不小的“账”。

  《知识分子》:刚才提到了补偿政策,你了解目前关于非洲猪瘟在中国所造成的损失和影响吗?除了猪,还有猪肉制品。

  Lubroth:我没有最新的消息。我知道上千头猪被扑杀,但正如你所指出的,那只是部分的损失。我们需要看看相关的产业,例如,饲料产业就是一大块,比如喂食猪的玉米、高粱或其他。玉米生产商会遭受损失,因为没人来买他们的玉米。一天天过去,农民无法增加收入。

  这些对于从事与猪或是猪肉产品相关的生产、运输或是商场销售,或国际贸易的人,每一天都在损失。所有这些损失都可能很高。我不知道目前的具体数额是多少。也许北京(代指中国)的畜牧局会有更新的信息。

  《知识分子》:对于养猪户的受损,什么样的补偿比较合适,联合国粮农总署在这方面有相关的建议吗?

  Lubroth:我不能说800元的补偿是太多或太少,因为加拿大猪的成本与巴西猪的成本不同,和中国猪的成本也不同。我们的补偿政策通常建议,补偿价格应该在其商业价值的70%到110%之间。

  所以如果猪的商业价值是大约150美元或800元,我不知道那代表猪的真实成本的百分比是多少。比如,幼猪与一头具有高遗传品质的母猪,对于其所有者意味着不同的价值。什么样的赔偿方案是公平的?须在政府和养殖户之间进行讨论。

  这往往是个难点,因为你可能想制定一个适用于所有的政策。但我们知道,不同的生产者、不同年龄段的动物之间的价值也存在差异。

  疫情还会继续扩散吗?

  截至8月30日晚,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发生一起猪瘟疫情,经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来动物疫病研究中心)确诊为非洲猪瘟疫情。至此中国已有五省发生疫情。

  8月非洲猪瘟爆发至今,自最初的东北,一路南下至河南、江苏、浙江等。据香港媒体《苹果》报导[7],香港农业联合会主席陈建业认为,河南及湖南两省都有猪供港,尤以湖南为多。他担心疫情将有很大机会蔓延至广东,如果不能短期内解决问题,未来猪价将会上涨。

  此外,联合国3月份的报告中指出,一旦非洲猪瘟进入中国,除了对中国的动物卫生、食品安全造成冲击,还有可能给包括朝鲜半岛、日本在内的东南亚地区带来疫情传入的风险。

  《知识分子》:你认为中国控制这一疫情会需要多长时间?

  Lubroth:我不能预测未来。但疫情可能会在一夜之间发生。我们确实需要提高意识。各省与中央政府密切合作,社区领导者与猪肉生产者和消费者沟通,预防、检测和通知需要尽快进行。

  它只在中国五省收到报告是个好消息,尽管我怀疑事情还没有结束。

  《知识分子》:联合国粮农组织昨天发布的新闻,说非洲猪瘟也许会被传入并出现在亚洲的其他地方。

  Lubroth:我希望不是。但重要的是我们要传达做好准备的重要性,还有预防。

  《知识分子》: 《非洲猪瘟对中国的威胁》这一报告中曾提到,联合国粮农组织会给出一个对于非洲猪瘟具体传播渠道的“定量风险分析”,不知道联合国粮农组织现在有没有后续的分析结果?

  Lubroth:不,我们还没有。现在的情况仍是瞬息万变的,变化之快乃至我今天得出的结果明天便可能是错的。所以,我认为当下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个相对沉静的稳定期,以停下来深刻地去考虑这些风险。我认为下周在曼谷的会议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完成风险评估,不仅仅为了中国,也为整个区域。

  目前我们与中国的同事们保持着日常联络,提供建议。我们也在筹划下周将在曼谷举行的一个地区性会议,我不确定这次会议是否会公开宣布, 会议的名称应该是“非洲猪瘟地区性紧急磋商会”(Emergency Regional Consultation on African Swine Fever)。

  在会上我们会听取中国分享给朝鲜半岛和东南亚国家有关非洲猪瘟疫情的信息与防控经验。这将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除了政府机构,我们也希望私营机构能够出席。

  《知识分子》:关于私营机构,具体指什么?

  Lubroth:我指的的是生猪及猪肉制品的生产商,以及贸易人员,而不是监管机构。我们认为私营机构同政府监管部门的通力合作是至关重要的。

  宋宇铮、何东明对本文亦有贡献。

  参考资料:

  1. 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http://www.moa.gov.cn/xw/zwdt/201808/t20180830_6156594.htm2.

  2. African swine fever threatens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ttp://www.fao.org/3/i8805en/I8805EN.pdf

  3. 农业农村部:已有效控制四起传入猪瘟疫情

  http://m.people.cn/n4/2018/0830/c203-11531484.html

  4.Outbreak of African swine fever threatens to spread from China to other Asian countries

  http://www.fao.org/news/story/en/item/1150618/icode/

  5. 黄秉信:粮食再获丰收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新进展

  http://www.stats.gov.cn/tjsj/sjjd/201801/t20180119_1575467.html

  6. 沈阳再通报非洲猪瘟疫情:无新发疫情,生猪扑杀每头补八百块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349438

  7. 8月初爆发,杀2.5万只无助阻止疫情,内地12省市列高危,非洲猪瘟控传粤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80826/20484854

  8.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

  http://www.npc.gov.cn/wxzl/gongbao/2015-07/06/content_1942884.htm

  9.特稿|百年非洲猪瘟:从何处来,到哪里去?

  http://china.caixin.com/2018-08-28/101319424.html

  10. 全力以赴做好非洲猪瘟疫情防控——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负责人就非洲猪瘟疫情答记者问

  http://www.moa.gov.cn/xw/zwdt/201808/t20180829_6156497.htm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知识分子

责任编辑:陈晓雪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